联系我们

d88尊龙人生就是博app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> d88尊龙人生就是博app >

一个出境游公司老板的这两年
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22-06-07 09:08

 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初,出境游定制公司“候鸟旅行”的创始人刘国柱还预测,2020年的夏天会是旅游业的“春天”,旅游市场将迎来反弹性增长。

  时光倏忽,两年多过去了,刘国柱感叹自己过于乐观了。2020年下半年和2021年上半年,国内游市场的确迎来报复性反弹,但疫情反反复复,增长未能持续。而候鸟旅行的主业是出境游,国内游的短暂复苏,对其帮助并不大。

  从一开始等待“不久后的春天”来临、竭尽所能不裁员、暂不考虑做微商,到现在公司员工由50人减至20人、不遗余力地带货,两年中刘国柱的生活和心态都发生了很大变化。

  刘国柱的网名叫“修罗陛下”,在微博上有不少粉丝,是一个网红旅行博主。在他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里,你能感受到两个平行世界:一些内容是回忆过往在全球各地旅行的照片,金字塔旁的骆驼、玻利维亚天空之镜上支起来的酒桌、瑞典北部小城雪中的机场……还有一些内容是各式各样的货品,油滋滋的潮汕牛肉丸、价格不菲的手表、德国产痔疮膏……当然,带货内容远远多过旅行内容。

  疫情刚开始时,很多旅游从业者就第一时间做上了微商,卖酒店订单、卖护肤品、卖樱桃……对于这一群体来说,这一暂时的转型是最便捷、高效且低成本的。彼时,刘国柱还跟《环球》杂志记者说暂时没有这个打算,可后来他还是走上了这条路。

  刚开始做微商,因为每天要发布多条带货朋友圈,刘国柱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担心被屏蔽。实际上,他现在依然不时有这样的烦恼,有“偶像包袱”的他会偶尔发出类似这样的朋友圈,“周末,卖卖套装……不敢发太多广告,估计屏蔽我朋友圈的人太多了。”

  多年从事出境定制旅行积累的海外资源,成为了“候鸟行囊”的主要进货渠道。“海外的导游疫情下没活儿干,干脆做起了代购。海外的购物资源也比较多,所以‘候鸟行囊’会着重从海外进口产品,例如欧洲、韩国的护肤美妆产品。此外,很多之前的客户本身就是品牌方,因为彼此熟悉,我们做电商,他们也乐于和我们合作。”刘国柱说。

  购买主力则是候鸟旅行曾经的客户。“因为候鸟旅行本身做的就是高端定制旅行服务,客户群相对来说也比较高端。所以在选品时,我们会侧重高品质的轻奢商品,品质第一,颜值第二,价格第三。”

  食品和一些方便使用的产品,刘国柱一般都会先试吃试用。“因为我是吃货,对生活品质也有比较高的要求,所以客户都比较相信我的品位。”刘国柱是潮汕人,家乡的牛肉丸是他经常推荐的产品,他会煮一碗精致的牛丸汤,然后拍出美美的照片或视频发条朋友圈。

  “当然了,做不到所有的产品都去尝试,比如护肤品和一些家电产品,我们更多地是和大品牌公司合作,品质有保障。”但其实,有些护肤品,刘国柱也会尽量试用,他曾在直播带货中试用口红和面膜。

  为了研究护肤品,刘国柱一开始会在网上查询,先是知道了一些品牌,进而了解了品类,如精华、面霜、乳液、眼霜等的用法,再到后面就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,掌握了什么肤质适用什么产品。

  带货朋友圈,刘国柱总是很用心地去设计。比如推荐一款德国产的鹅卵石平底锅,他会自己煎一块鱼排,撒上黑胡椒和玫瑰海盐摆盘,拍下每一步骤的照片,并配上文字,“这个锅用来煎牛排、鱼排真是一绝。完全不沾,导热快,深度足够以至于不容易溅出油来。最重要的是,颜值极高。”

  “我发的带货朋友圈,会尽量贴近自己的生活,或者讲讲段子,总之没那么广告味十足。可能也是这个原因,朋友圈里屏蔽我的人比较少吧。”刘国柱不无骄傲地对记者说。

  “候鸟行囊”的收入能否维持公司的运转?刘国柱的回答是,2020年和2021年勉强可以维持,但进入2022年后,“就变得很难了”。

  刘国柱说,进货方面,物流不稳定是大问题;卖货方面,如何拉新是个问题,陌生客户对于我们的产品缺乏信任度。目前拉新基本上都是通过分销以及客户介绍客户,但整体增长率不大。“种种情况之下,目前运营压力极大,今年已经到了极限。”

  实际上,候鸟旅行也并没有完全脱离旅行相关业务,目前公司有一个为数不多仍能产生利润的旅行相关业务——海外回国机票业务。

  “疫情初期,候鸟旅行就在做海外回国机票业务,这主要得益于候鸟旅行的品牌,同时疫情发生后候鸟很好地处理了所有订单,该退款的全都在半年内解决,许多客户愿意继续找我们,也愿意介绍更多客户给我们,让我们帮着处理回国机票相关事宜。”刘国柱说。

  与此同时,这两年国内疫情稳定的时候,候鸟旅行也见缝插针推出国内游定制服务,比如火箭发射观礼(西昌、文昌、酒泉),以及固定翼飞机驾驶、骑汗血宝马、观看赛马等资源比较稀缺的项目,其中很多项目候鸟旅行拥有独家资源。

  他在近日的一条朋友圈中招募火箭发射观礼团,文字写着,“看火箭发射吗?VIP的那种,超近距离——300多米,6月1日出发”,配图显示:不远处是火箭发射台,近处桌子上摆放着几个酒杯,他在摇晃香槟。

  除了稀缺资源的定制项目,候鸟旅行现在的国内游业务主要集中在公司团建、订酒店、大西北的一些精品定制团等。

  2020年2月《环球》杂志记者采访刘国柱时,候鸟有约50名员工,他向记者表示尽量不裁员;2022年5月,候鸟只剩下约20名员工。刘国柱告诉记者,减员减得更多的是旅游板块的同事,如定制师、计调、票务、签证专员等,“因为实在没有业务,故一直发底薪,事实上到2020年下半年都未减一人。但随着全球疫情的蔓延,许多同事意识到,疫情要持续的时间可能会很长。底薪是没法让这些同事在深圳立足的,所以慢慢地就有同事陆续离职了。”

  “离开公司的员工,多数选择了跨境电商,还有一些选择了豪车租赁,各行各业都有,不过基本上都远离了旅行行业。”刘国柱说。

  疫情初期,许多时候,刘国柱都是一个人在家里喝酒。一些朋友感受到了刘国柱的抑郁,便经常跑去陪他喝酒、开导他。刘国柱说,正是因为有这么多朋友的开导,他才从人生中那段最灰暗的日子里走了出来。

  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(UNWTO)此前预测,与2021年相比,2022年的国际游客人数可能增长30%~78%,但比疫情前的水平仍低50%以上。UNWTO秘书长波洛利卡什维利2021年末接受《环球》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旅游业是全球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世界上每10个人中就有1个人从事旅游业,旅游业为全球数亿人提供生计。现在,旅游业已经做好了准备,我们需要得到各国政府的支持,通过公立的或私人的企业以及更具针对性的投资,以可持续的、覆盖面更广的方式重建旅游业。”

  刘国柱对记者说,出境游,无论是创业前还是创业后,都不会只是他的工作,而是流入了他血液中的东西,旅行是为了见识更广阔的世界,让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。他始终坚信,“会有再次出发的那一天”。

  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
网站首页|尊龙d88com人生就是博|尊龙人生就是博官网&|d88尊龙人生就是博app|尊龙d88手机版下载|